悬殊比分的背后--广东足球后备力量大探营
2018-12-09 11:29
来源:未知
点击数:            

  他们是广东足球的新生力量,是广东足球重新崛起的希望。三年后的第十届全运会,他们当中的部分人将披上“广东”的战袍征战。至少在2006年前,他们是广东足球最有力的发言人。

  11∶0。佛山队的黄国雄指导双手交叉在胸前,头倚着教练席的挡板两眼看着记分牌上的比分陷入了沉思。这时,广州队的杜庆恩指导走了过来,佛山队的一队员轻轻碰了一下黄指导。“哦”,黄指导马上反应过来,用手理了理头发,走上前与杜指导作赛后的礼节性握手。

  “我们这些业余队与像广州这样的职业俱乐部后备队没得比(没法打)。”黄指导说得很坦然也很无奈。“别想太多了,快穿回衣服上车回酒店。”他一边和记者聊天,一边还不忘鼓励自己的队员,提醒他们注意保暖。

  参加省运会的11支队伍,广州、深圳、肇庆、梅州和东莞队的实力明显比其他6支队伍强,13∶0、11∶0、10∶1、9∶1等悬殊的比分经常出现在这5队与其他队打比赛时的记分牌上。穗、深、莞三队分别是香雪、平安和宏远三家职业俱乐部的三线队,肇庆则要求驻扎在当地的“广东名峰俱乐部”二线队代表肇庆出赛,梅州队18名队员则有15名队员常年是在省体校集训,而佛山、韶关等队多是当地业余体校队。

  以专业俱乐部编制的后备队(以下简称:后备队)和业余队在训练时间和系统训练的质量上都存在很大的差别。目前这帮17岁的小将都还处于在校阶段,穗、深、莞等队一般是早上有早练、上午上文化课、下午训练,晚上有时会补课,而业余队一般都是上下午都上课,直到下午5点多下课后才参加个把小时的训练,晚上还要赶回学校自修。

  此外,后备队的训练条件、选材和比赛机会都是业余队“可遇不可求”的。穗、深、莞等队均参加过多次全国性、地区性的大型比赛,而业余队好不容易才有一次参加省级比赛的机会。

  在记者的采访中,一些队伍的教练和队员对目前这种安排颇有微辞。他们普遍认为,悬殊的比分不仅打击教练员和球员的积极性,而且还打击了一些城市发展足球的积极性。“说得过分点,这一打击有可能是毁灭性的。”一不愿透露姓名的教练在记者交谈中说,“小孩从小就蒙上失败的阴影,当地主管单位看到自己的队伍总是被当作‘鱼腩’,当然也就没有兴趣发展足球。”

  有的教练表示,当地领导对队伍下达了一个目标,并不大注重过程和实际情况,只看重成绩,这些使他们作为教练感到很为难。他们希望有关主管单位日后举办类似赛事时,考虑一下分专业组和业余组,进一步普及广东省足球的发展。

  省足协有关人士表示,作为主管单位已经注意到一些城市关于这个问题的反应,的确也存在打击积极性的问题。不过,他指出这种悬殊的比分恰好是对政府编制的业余体校敲响了警钟,省足协在青少年培养的投入方面并不见得少,作为业余体校和一些地区应该“居安思危”,重新振作。“俱乐部队多数是企业参与运作,而业余体校是政府管辖下的事业单位,为什么人家能干好,而我们省足协系统的体校不能干好?虽然与职业俱乐部后备队相比,在选材、训练时间和训练质量等方面存在差距,但我们还是应该多从自身找原因。”

  “等会再和你聊,我现在正忙。”广州队与佛山队的比赛刚开始,广州市足协技术部的张强马上忙开了。他来到主席台上面的楼顶,架起微型摄像机当起了摄像师。

  省运会这段时间,张强和他两名同事刘均洪和刘可荣忙得不亦乐乎。他们主要的职责不仅要为球队(广州男、女足)当好专职的后勤保障员,还要为球队摄制录像。有时候,他们三人还得兵分几路当“间谍”,摄录对手的比赛录像。

  “哗,你们也太厉害了。”记者脱口而出。原来,酒店里面的房间俨然成了一个办公室。传真机、录像机、摄录机、录像带、手提电脑、台式电脑、复印纸等一应俱全。

  广州市足协负责人孔茂胜向记者透露,广州队的目标是夺取省运会男足冠军。从今年年初至今,对这支省运队不惜投入,力求最大限度保障球队在备战和比赛方面的需要。除张强几名技术部人员外,还派出了科研、摄制人员、医疗人员多名。前段时间的女足比赛,这几个大男人还当起了“家庭主男”,亲自到市场买甲鱼煲汤为队员补充营养。

  一些队伍为广州队算了一笔账:广州男队年初至今,在服装、伙食、竞赛、后勤方面的投入接近60万元,女足方面的投入也不会少。而且如果广州队获得冠军,按照广州市参加省运会的标准,估计每人还可以得到奖金近万元。像广州队这样大投入的队伍并不多见,除了东道主深圳队外,难以找出第三队。派出一个精干的后勤保障团来为队伍“贴身服务”更是只有广州队一队。

  贫富悬殊无形中成为省运会男足比赛的一道场外的风景线。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很多地方如河源、江门、20选开奖号码,佛山、肇庆、湛江等地能支付队伍到深圳比赛所需的吃、住和服装装备(一般的队伍都是配备两套比赛服、运动包和运动外套、鞋和袜)的花费已经算不错了,在随队人员及其他方面都是能省则省,更不用说再派出专门的技术、调研、后勤保障等人员和购买专门的营养品了。像广州队那样配备传真机、录像机、摄录机、录像带、手提电脑、台式电脑、复印纸简直就是一种奢求。据了解,肇庆有关方面连为队伍购置比赛用鞋的钱都没有。

  佛山队的助理教练黄志坚对主教练黄国雄“有点不满”,他对黄国雄说:“如果不是你们运气好,佛山市今年的冠军肯定是我们的。”“输了就输了,别老怨天气。”——两位教练在比赛休息室斗起嘴来。

  原来,佛山市体校没有足球班,每年的市比赛都是由黄国雄教练执教的“佛山城区业余体校队”与黄志坚教练执教的“三水市足校队”争夺冠亚军。结果,城区队赢三水队。因此,参加省运会的佛山队是以城区队为班底,加上数名三水队队员组成。现在,这两位教练一提起这事都会不伤和气地“斗”上两句。

  “现在,小孩参加游泳、田径训练,如果能代表市参加比赛,在小学升中时都有加分,而参加足球,就没有这项加分。作为家长,多数是想子女在升中时能多点分,因此,参加足球训练的小孩人数逐年减少。”

  “我们的足球教练都准备改行当曲棍球教练啦。”佛山队的黄国雄指导笑着向记者透露,佛山市男、女曲棍球队参加今年省运会都获得了相当不俗的成绩,其中,男队获冠军,女队获亚军。两位黄教练向记者指出现在佛山足球发展遇到的阻碍,语气中透露着无奈。

  温其发,吴川人,从事足球工作已经有42年。当年的吴川是广东足球人才一个极其重要的基地。一批来自吴川市的广东足球骁将如李朝阳、何锦伦、凌小君、龙志伟等人都曾经是其手下弟子。“因为没钱和其他一些客观原因,从1995年起,吴川足球就陷入了低谷。这些问题没有用心去解决,现在想重振雄风很难啊!”温老教头一脸语重心长。

  广州、深圳、中山、东莞等城市的经济实力不差,这些地区的群众足球发展保持着比较旺盛的势头,每年都有不少群众性的小型比赛。青少年后备力量的培养比广东其他城市领先一步。以中山市为例,市政府、市足协和企业每年都投入经费培养青少年,而且,当地有关部门对参与足球运动的年轻人找工作时大开绿灯,较好地解决了年轻人的后顾之忧。

  但是,经济实力还算可以的汕头、透开奖结果预测。阳江、珠海等城市这次都没有派队参加省运会的男足比赛,这与当地的足球基础和足球水平有着密切的关系;经济实力一般的肇庆市如果没有“广东名峰俱乐部”的进驻,肇庆市放弃参加省运会男足比赛的机会就会很大。

  这就说明,广东足球单靠广州、深圳、东莞和中山等几个城市的力量是不够的,目前一些地区的群众足球特别是青少年后备力量的培养面临着发展不够均衡的问题。

  无论是赛前的准备会还是赛后的总结会,小邓的笔记都记得很清楚。小邓是广州队众队员的一个缩影,其他队员都与小邓一样认真地记好每一次的准备会和总结会。

  据采访得知,目前参赛的队员均是在校阶段,有的读初三,有的读高中。他们的未来值得关注。广州、深圳、肇庆和东莞等队是俱乐部的后备队,梅州队也是常年集训的队伍。这些队伍的队员在打完省运会,他们日后的足球路子还很长,比赛机会也很多,选择踢职业足球是他们当中大多数的人的希望。

  与这些职业队的后备队不同的是,佛山、湛江、河源等队因没有打城运会的任务,他们当中只有少数表现出色的队员有可能被选拔进入省集训队,继续从事足球事业,其他的队员打完比赛后就面临着解散的命运,有的可能会选择进入大学校园继续深造,更多的是踏入社会谋生。

  这方面,中山市的一些做法值得推广。目前这支中山队大部分球员来自中山市运动学校,这学校是中专学校。据中山市足协秘书长伍展辉透露,他们的队员打完比赛后,如果不能进入专业队或者是职业队,那么等他们毕业后,学校方面会向中山市一些事业单位推荐队员,解决队员找工作的后顾之忧。这几年,从学校毕业出去的队员在中山市一些单位供不应求。

  针对目前省体校U17这支队大部分队员是来自梅州的情况(这些队员均返回梅州代表母队打比赛),一些城市教练提出了建议,在日后组建队伍时,有关主管单位能否考虑尽量招收更多地方的队员,不要过分集中在广州、梅州、东莞等水平较高的城市。他们指出,若能从这些城市选拔几个拔尖的队员进入省一级队伍进行随队训练,对这些比较落后的地区的足球培养都是个很大的促进。

Copyright © 2012-2013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temalie.com 版权所有